币圈“赌圣”徐明星

继《庄家杜均》之后,徐明星也要躺枪了?可是徐明星曾经表示过,未来随时准备捐给国家。

《赌圣》是1990上映的一部电影,该片讲述了身怀特异功能的大陆青年左颂星,靠着天生的特异功能和无敌的好运气,成功荣升前辈“赌神”弟子的故事。

形形色色的赌博,可以是人类的一种娱乐方式,也可以用来赢取得更多的金钱和或物质价值,而人性的弱点几乎让很多人痴迷不已。

故事就从2006开始,这是一个互联网行业颇为值得回忆的时代,在这一年中国的网民突破了1个亿,马云的淘宝网成功登顶亚洲最大的网购平台。

显然,如日中天却其貌不扬的马云的成功招来了很多人的惊羡,其中就包括一名来自江苏小镇的年轻人,他的人生就像他的名字“明星”一样,注定离不开各种镁光灯的闪击。

马云所宣称的“我能成功,世界上80%的人都能成功”“六分钟完成融资”,深深地触动了这个当时还在人民大学读研的学子。在后来的一次演讲中,徐明星自己坦言“当时念书的生活非常无聊,天天在实验室里面玩扫雷游戏差不多玩到最高级了”,就这样他决定下出人生的第一次大赌注——从人民大学退学。徐的父亲,一名还没有见过大世面的数学老师,气得破口大骂;他的导师则有点发慌,毕竟徐是他仅有的一名学生。

这种考验人智慧和勇气的决定,在现在看来,完全可以成为大众创业者的鸡汤。年轻人为创业蒙上了浪漫主义色彩,却忽略了商业世界的复杂性,退学后的徐明星迫切地想捞得致富路上的第一桶金,他和一名传统行业出身的技术人员创立了团购网站万团网,希望在“百团大战”中脱颖而出,没想到意料中一个创造财富的快捷入口,却以失败告终。惨痛的创业失败让他不得不回归现实,暂时养精蓄锐,像普通人一样寻找工作,并认真工作起来,尽管这不是他的天性。

明星升起

创业失败后,来到职场谋生计时,徐明星才意识到自己生活在不宽容失败的环境:HR们漫不经心地说“噢,创业者”,随即在录取名单上画上一个小叉。

辛运的是,受益于名校光环和实习经历,彼时互联网行业俨然有大佬风范的公司——雅虎中国收留了他。徐明星自然是珍惜难得的工作机会,表现很出色,然而时间稍久,心中的不安分再次促使他二次创业。

创业开始就是钱的问题,此时徐自称在网上花了3个月才搞定300美金,不得不出去上门求人。幸运星再次降临,徐后来带着讲传奇故事的口吻说道:“当时我遇到了一个扎着辫子的,头上闪着金光的人叫麦刚,我说你投资我吧,麦刚看在我校友的份上没有赶走。”

在麦刚的介绍下,徐明星结识了豆丁网的创始人林耀成,两个年轻人夙夜勤勉,一起壮大了豆丁网,使之成为全球优秀的C2C文档销售与分享社区。徐在豆丁网徐担任CTO,截止在2011年3月,豆丁网总注册用户达4000万,这充分证明了他的才华横溢。而一名才华横溢的人,又怎么甘心在别人手下干活呢?

2012年底,徐明新再次创业,他敏锐地感觉线下餐饮业和互联网结合酝酿的机会来了,于是卖掉房子,投入两百万,试图在餐饮业O2O领域试试水温。不过持续亏损几个月之后,他发现自己对市场前景的判断出现了错误,就选择了收手。

“将O2O和追求性比价的生意规模化非常困难,利润非常微薄。”徐这时候懂得了止损,暗暗发誓再也不干这些蝇头小利甚至亏损的事情了,他必须马上找到一条快速致富的路。

比特币信仰

快速致富,没有比直接和金钱打交道更来得快。就像一出肥皂剧,2011年,徐明星在看美国律政肥皂剧《傲骨贤妻》(Good wife)时追到第三季,他发现了比特币。

在剧情中,法官判定,比特币就是一种货币,让徐明星萌生了了解它的兴趣,还有什么能比玩货币更赚钱呢?就这样,徐明星从卖盒饭进入了比特币世界,他开始谈论货币历史、金本位、奥地利经济学派、哈耶克和密码学,这些可以证明比特币才是一种真正的货币。

这次新的创业,徐明星的状态放松了很多,“反正已经做砸一次了,再做砸一次也无所谓了”。2012年,徐明星注册了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这个在币圈被称为OKCoin的公司,以零交易费和安全性为卖点,迅速圈下用户。事实证明,比特币这种当时几乎无成本的神秘事物,是一次回报极高的投资,徐这下终于圆梦了。

放眼投资界,还能找到比炒币更赚钱的玩法吗?当然,在那时很多大众眼里,这就是一个赌博,徐明星只是又开了一个新的赌局而已。

2013年12月7日,OKCoin创造了全球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最高纪录,徐明星成功的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。但一夜暴富也招来一点麻烦,接下来的几天,OKCoin出现多次服务中断,交易撮合系统出现延时,很多用户损失惨重,徐解释原因是OKCoin遭受了史上最大规模的DDOS和CC攻击。

对于用户强烈抗议的答复,徐发誓要揪出黑客,他在致用户们的一封信里自信地写到“某著名红色资本已成为OKCoin的重要股东,并已经联合北京市网安进行数据监控和分析”,会让黑客“死”的很惨!

然而,最终索赔的事情却不了了之,随着OKCoin如日中天的发展势头而被人们淡忘。抱上了金融行业的徐明星尝到了甜头,他决定在这个行业继续深耕下去。

疯狂的杠杆

和钱打上交道之后,初来乍到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徐明星简直有点喜出望外,以时不我待的创业精神,先后创建了好有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八方天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。

其中,后者以炒作贵金属交易而出名,它的曾用名——极操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更加佐证了这一观点。八方天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管理的电子集中交易平台——八方贵金属交易平台,以大宗商品的标准化合约为交易对象,采用电子化集中交易方式,允许交易者以对冲平仓方式了结交易,完全违背了《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》(国发〔2011〕38号)文件规定。截止笔者发文,这一长达3年之久的贵金属期货电子交易平台已经公告暂停业务,落下帷幕。

也许是贵金属交易市场的杠杆效应让徐明星产生了灵感,他一直想在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跃跃欲试。

转眼来到2017年9月4日,币圈风云变幻,各种代币层出不穷,已经严重扰乱了金融市场。央行等7部委果断出手,发布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OKCoin被要求撤下数字货币和人民币交易。

这个打击让徐明星有点始料不及而稍显急躁,这一天他在微博转发了一条武汉城管拖走自行车的照片,附上文字“城管大哥威武”。几个币圈微博大V的留言非常有趣,有人说,徐明星内心的想法应该是“监管”大哥威武。

总是那么幸运,冥冥中如有神助,国内交易平台OKCoin的关闭反而让注册在境外的OKEx迎来了爆发机会,不仅上币速度奇快,而且上市了多种合约交易。这种合约交易高达20倍之多,完全是一种期货交割的模式。

徐明星的这种疯狂让华尔街大佬都望洋兴叹,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只能奋起直追,但是成交量方面相比OKEx的当周合约、次周合约、季度合约,根本无法望其项背。

事实上徐明星倡导的该种模式同样是复制了现货交易所的交易模式,而我国所有的现货交易所均已经关停。

早在2017年年初,由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主持,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,要求在半年内进行集中整治,正式违法违规交易场所要限期整改,涉嫌犯罪的移送公安司法机关。

知名的诸如天津贵金属交易所,渤海商品交易所等全部关停专业。然而在区块连和互联网的画皮掩盖之下,OKEx的虚拟合约杠杆高达10倍、20倍,只要标的数字货币一天波动5%至10%,就极有可能爆仓,事实上具有期货的属性。

扑朔迷离的OKEx

在中国大陆境内,所有的期货产品都需要在证监会批准与备案。OKEx的虚拟合约引来了众多用户的质疑,徐明星的解释是,OKEx已经迁移出海,但是通过OKCoin的站内互联,笔者发现用户依旧可以通过法币——币币交易进行合约交易,国内用户依然可以参与这种与现行法律逆背的期货投资。

众所周知,无论是传统的证券市场还是数字资产交易市场,新闻媒体都是买卖双方最主要的信息来源。OKEx在新浪微博的账户粉丝多达25万之多,除了介绍一些上币活动以外,OKEx的微博账号每天都会乐此不疲地对期货合约交易进行点评,以吸引更多的中国投资者参加买卖。

微博账号的认证方为北京烽火创杰科技有限公司,显然并不像徐明星所说的完全是境外的公司。值得回味的是,年初针对币圈的监管有山雨欲来之势,为了规避这种风险,2月11日,徐表示自己已辞去了OKEx的CEO职位。

蹊跷的是,有互联网从业资深人士曝光,OKEx网页的源文件中大量出现bafang.com的域名,和徐曾经创办的八方贵金属交易平台的域名完全重合,这表明OKEx的服务器极有可能也在中国。而更为直接的证据是,早有大批网友爆料,OKCoin办公室反复播放的视频显示,OKCoin就是OKEx的运营方。

作为一家非常人性化的公司,OKCoin会不定时地在公司大屏幕上展示员工风采,夸张性的工作业务介绍很容易让网友确信这些员工完全就是在为OKEx上线、测试各种制造疯狂“割韭菜”合约的那批人。

作为回报,这些员工收到了极高的报酬,甚至有人在离职后还无比感恩,在OKEx的微信公众号留言:“在我只有1万的时候让我知道了期货,在3月内赚到100万,一日OK人,终身OK人。”如此煽情,实不为过,任何人得到这样的利润都会感动到涕泪横流。

期货市场的残忍程度我们早已知道,而这些员工居然都是这般幸运,我们可以从近日币圈发生的一件大事窥其原因。交易所刷单在国内币圈早已是公开的秘密,但这似乎只是一种猜想。

2018年3月10日,一位国外大数据分析师在Medium上发布文章,他通过公开数据分析得出结论,目前全球交易量第一的OKEx交易所存在交易量造假的行为。

这篇文章发布后,包括李笑来在内的一些行业人士和投资者纷纷在新闻下面留言点赞,更加佐证了先前的猜想。有微博网友戏称,OKEx应该炒掉这些连造假都过于明显的程序员。然而,徐明星也只是一名“赌神”而已,在这个由冒险而积聚财富的杠杆行业,前辈太多。

查询工商信息发现,北京欧凯联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OKCoin的唯一股东,2017公司发生股权变更,获得蔡文胜等领投的资本入股。蔡起家时敢于把身家性命全部压上,将妻儿移民,靠着近乎空壳的盈科股票,一锤子买卖定乾坤,从此成为投资界的大佬。

当蔡抛掉这只疯狂的股票后,盈科股价就开始了让全香港心惊肉跳的直线下跌,跟跳楼似的,一直跌到出厂价,只剩几毛钱。压上了全部身家,生死一搏。赢的人,成了一段投资佳话。输的人,便是那红了眼的赌徒。

倘若蔡文胜再把那股票多揣上几个月,则又是怎样的一番光景?不可说不可说。胜者可为王,败者自成寇。

历史在2018年又一次重演,蔡文胜投资的OKEx虚拟货币交易所,上线了名为美蜜币的代币。总共发行70亿个,35亿个用来流通。尽管这枚币,走的是“无问西东”的路线,开发团队不详,投资人不详,创始人不详。

但美蜜币和美图、蔡文胜,这其中无法一刀切的千丝万缕的关系,仍然让美蜜币非常像美图亲生币。一上市,美蜜币便从0.09美元的开盘价,坐着火箭扶摇直上,直冲80美元。紧接着又俯冲下跌,截止发稿,甚至跌破了0.3美元,活生生的又一个盈科。

不同的是,这一次还多了一个徐明星。当年股市发生的坐庄、期货、杠杆,在币圈又变本加厉的上演了一遍。

高中没毕业的蔡文胜是最善于拥抱新技术的知名投资人,当然区块链自然少不了他。他为了研究新技术三点钟不眠,已经遮盖了他荣耀的过去——“域名大王”和“知名天使投资人”的光环,现在除了“赌神”,实在不好意思用别的称号尊称呼他。

而作为技术出身的徐明星也是用很轻松的方式赚了一大笔,像极了电影《赌圣》的主人公,完全可以和师傅“赌神”取经。但是二者所处的年代还是不同的,由于现在正值金融去杠杆,徐背道而驰甚至触犯法律而无罪加身,实属幸运。

3月10日,央行行长周小川发表了对数字货币的看法之后,徐明星立即表示未来随时准备将OKEx捐给国家。无敌幸运星总有运气坏的时候,就像币圈流传的热文《庄家杜均》结尾所说,“也是时候了”。

发表评论
[!--temp.pl--]

相关文章